当前位置:主页 > 区块链 > 区块链技术 > Lido未来走向分析

ETH质押龙头-Lido未来走向:DAO、多链与V2 升级

2023-04-27 15:59:42 | 来源: | 作者:佚名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ETH质押龙头-Lido未来走向:DAO、多链与V2 升级的相关资料,需要的朋友可以参考下本文详细内容介绍

在4 月初,ECN Podcast 跟Izzy 就Lido 的一些根本性问题进行了探讨,例如质押理念、Lido DAO 对节点运营商准入的决策、多链困境和网路占比超过关键的共识阈值等。

在上海升级之前,ECN 有幸邀请到三个重要的流动性质押服务商StakeWise、Rocket Pool 和Lido的代表做客ECN Podcast,跟他们聊聊以太坊上海升级对Staking 使用者和整个行业格局的影响,以及这三个协议各自即将上线的大型升级将会对以太坊Staking 带来哪些值得期待的创新和变革。

这一期是上海升级与Staking Podcast系列的最后一期,很高兴邀请到的是Lido DAO 的重要贡献者Master of Validators Isidoros Passadis (Izzy)。

Lido 是最早上线的流动性质押解决方案之一,也是当下质押池网路占比最大的服务提供商。在这期Podcast 里,我们跟Izzy 就Lido 的一些根本性问题进行了探讨,例如质押理念、Lido DAO 对节点运营商准入的决策、多链困境和网路占比超过关键的共识阈值等;Izzy 分享了上海升级对Staking 的影响以及Staking 领域的一些值得期待的改变;最后Izzy 介绍了将推动Lido 去中心化的V2 升级。

关于Lido

➤ Lido 的质押理念是什么?从上线以来是否有调整?

Lido 实际上是在以太坊上的中介软体或一组软体。从作为Lido DAO 的一名贡献者的角度,我认为Lido DAO 成员和投票者对写进Lido 协议的行动所反应的精神和原则是不断演变的。

当Lido 上线时,我还没加入,我是在上线6 到7 个月后才成为贡献者的。在2020 年12 月,尽管流动性质押的概念已经存在了,但显然那时在以太坊上它还是非常新的概念。当时,Lido 协议和DAO 背后的核心理念是,尽可能地对以太坊共识层的参与进行民主化,也就是让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质押者。这个理念最终是使得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节点执行者。

因此,Lido 一开始以及到现在的执行方式是在经许可的方式引入一组节点执行商。Lido DAO 对他们进行选择和审查,然后邀请进入Lido 协议来执行验证者。但现在Lido 贡献者很多的工作是希望这个系统可以对很多不同的运营商开放。因此,Lido 的Staking 哲学的基本原则是尽可能地让更多不同的参与者能够轻松、便捷和简单地进行Staking,并且以链上透明的方式进行质押。

➤ Lido 协议的代币模型

Lido 协议目前的核心代币是stETH,它是回基代币模型。回基意味着,每天stETH 的数量增长与在信标链上质押的ETH 和奖励数量相匹配。据我所了解,使用这个模型的原因首先是使用者友好,因为它很简单直接,就是你获得更多的代币了。这与价值累积的代币模型相对,即代币数量不变,但价值会增长,例如Rocket Pool 的rETH。

但Lido 也提供了一种价值累积型代币,即封装的stETH, wstETH。推出wstETH 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有些使用者可能更倾向于价值累积型代币,二是有些DeFi 应用能与价值累积型代币更好地整合。

➤ Lido DAO 如何选择新的节点运营商?目前Lido 的29 个节点运营商的健康状态如何?

Lido DAO 基本上试图根据一组原则或策略来决策,即Lido 所参与的不同网路里好的节点运营商集合应该有得原则和策略。简言之,这些好的特性与伺服器多样性、地理分布、客户端多样性等相关。伺服器多样性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人们基本上会采用两种基础设施,本地资料中心或云端服务,我们发现很多验证者会选择更简单的方法,特别是在家质押者。而地理上管辖区分布越分散,越能防止所有验证者被某个大洲或国家过度代表。客户端多样性则为了防止某个多数客户端出现漏洞而引起大规模验证者断线情况的出现。

Lido DAO 试图结合所有这些方面的情况来进行投票,在Lido 论坛上有每个季度的验证者节点运营商指标报告,Lido DAO 的贡献者、代币持有人等可以根据这些报告的资料情况进行讨论,然后选择新的节点运营商。

我认为总的来说,Lido 节点运营商在过去一年半内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不仅改善了Lido 节点运营商集合中的客户端多样性,而且也改善了Ethereum 整体上的情况。

而Lido 的节点运营商集还可以在以下方面改善:

执行层客户端多样性。Geth 一直在执行层客户端中占绝大多数,不只是因为它本身是执行多年很强健的客户端,还因为特别合并后,一些新的客户端出现了一些问题。但在过去两个季度,我们可以看到执行层客户端多样性有很好的改善

节点运营商的绝对数量。29 不是我们觉得满意的数量。Lido 作为一个DAO 和一个协议,特别是考虑到Lido 的v2 版本,这个数量在未来肯定会大幅提升。

➤ Lido 的多链困境,如何在不同链间平衡?

首先要回答Lido 是什么、治理一组协议的Lido DAO 是如何运作、以及对Lido 的存在来说其核心是什么的问题。

关于Lido 存在的核心这个问题,其实取决于每个贡献者自己的看法。Lido 的贡献者或只在Lido 上特定网路的节点运营商来说,他们肯定会对特定网路有偏向。但实际上,Lido 是在以太坊上诞生的,以太坊是他的家园和总部,因此它的治理投票和DAO 代币LDO 都在以太坊上进行和原生。因此,外部参与者期望并认为以太坊的成功对Lido 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是合理的。从这点出发,要回答Lido 如何扩充套件到其他协议,逻辑其实不一样。因此,这就是DAO 本质上有趣和具有挑战性的地方。

关于MixBytes 前段时间宣布将不再使用Lido 上Polkadot 和Kusama 的质押服务,其中一个原因是Lido 都优先顺序一直向以太坊倾斜。这件事的相关背景是,之前MixBytes 之前想在Polkadot 和Kusama 上支援Lido,这个提案得到了DAO 的投票通过。但后来,该团队认为这样做不值得,于是决定不再支援。这时,DAO 所处的位置就非常为难,因为这不是一个由中央控制的组织,最终很可能弃用的流程会继续至完成。我想,这是DAO 试图找到值得投资的协议时会发生的事。

➤ 如何看待LSD 协议网路占有率超过30% (关键的共识阈值) 的问题?

我不能代表Lido 来谈论这个问题,但从Lido 的贡献者的角度,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

首先,任何人都不能说Lido 在网路上拥有重要份额是一件好事。但对于这个问题可能引起的技术风险是有多个不同的角度去看待的。我不是说这些风险不重要,但我想在质押生态里,还有很多其他风向现在是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和讨论的,它们可能比这个问题更重要。

其次,这个问题肯定是Lido DAO 希望解决的,以防它可能进一步上升。有其他一些贡献者想到了双重治理方案(dual governance),即让通过持有stETH 的质押者和LDO 持有者都能对协议的决定投票,以及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提供退出的渠道和机制。我不认为有很多的DAO 会思考这些机制和保护措施,即使我们也还在设计阶段。

而回到在以太坊上多少的质押占比才算太多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考虑的第二点是,这些资讯有多少是真正公开,多少只是基于其他人报导的?由于Lido 是一个链上协议,而且DAO 只在链上运作,因此它是完全公开和透明的,这与一些中心化交易所是非常不同的。

当你看某个协议上正在执行的验证者数时,以太坊生态上很多参与者对质押的影响或潜在控制不是立即显现的。我认为,我们应该思考的更重要的事情之一是各种不同型别的参与者(包括像Lido 这样的流动性质押方案) 在质押份额和控制方面有何影响。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即使有五个解决方案它们各占20% 的份额,但其中一个运营商或一组运营商紧密合作,在这些占20% 的协议里各占50%,那么他们其实对网路有更多的操纵。而且,他们这样做并不会受到协议本身的限制。

上海升级对质押的影响

上海升级启用提款后,有部分提款和完全提款。部分提款大概是最有趣的部分,它使得质押者或验证者可以提出余额中32 个ETH 以外的任何部分。由于提款是持续进行的,这意味着我们将看到奖励持续流回执行层。这之所以有趣是因为,一方面它将减少退出的验证者数量,从而减轻网路压力,而不需要担心验证者不断退出和再次进入系统。另一方面,使得锁仓不再是无限期的,锁仓现在变得是由使用者自己控制的。

从Lido 协议的角度来看,重要的地方在于贡献者建立的升级为stETH 使用者添加了提款机制,即发起取回累积的相关stETH 和奖励的请求。从贡献者的角度来看,重要的是为使用者提供一个好的提款流程,使其简单易用。

启用提款对以太坊的意义在于,提升使用者对以太坊网路技术健壮性的信心。因此,它使得与质押相关的核心功能回圈变完整了。开发者也可以把重心转移到以太坊发展的其他方面。

➤ 上海升级后,LSD 的市场份额会被重新洗牌吗?

老实说,我不知道,只能谈一下我的一些直觉。

如果我们认为在所有质押中有相对大的一部分是流动性质押,那么使用者想要实现重新洗牌是可以的。但这里有一个推论,即持有一定流动性质押代币的使用者正在等待提款,以获得流动性质押代币的全部可能价值,他们期望在启动提款后我们的代币在二级市场价值可能会低于当前价格,尽管目前已非常接近面值。

他们还有可能直接去二级市场而不做提款,因为提款需要等待比较长的时间。

➤ Staking 行业将有什么令人兴奋的创新和改变?

我想要分享两点,一是以太坊权益证明的下一个核心功能,二是restaking。

以太坊协议上两项可能关于Staking 的修改

关于第一点,在Staking 方面,以太坊协议可能会有两点的修改。其中一点的核心思想是在以太坊执行层上拥有一个可验证的表示,这个表示与验证者的一些数值相关,即它们的质押数量、它们是否正在执行、在信标链上是活跃还是已退出等,也就是信标状态根。把信标链区块的hash 树根暴露在执行层会使得任何质押解决方案得以构建无需信任的预言机(trustless oracle)。目前,所有与质押相关的预言机都是受信任的。因为基本上,你需要有人监测在信标链上验证者的数值、总数和累积的奖励,从而让质押软体了解是否需要增加或减少回基代币。如果只通过验证已经在执行层上的资料就能完成监测,就可以构建无需信任的预言机,这样就能大大减少大多数流动性质押的内在技术风险。

参阅:https://eips.ethereum.org/EIPS/eip-4788

另一点以太坊上可能的修改是可触发提款(triggerable withdrawals)。在以太坊上执行验证者有两套金钥—— 验证者金钥和提款金钥。在流动性质押解决方案里,提款金钥通常由智能合约管理,由协议所有。验证者金钥对于网路上的验证工作至关重要。目前,在Lido 协议上,验证者金钥由节点运营商负责保管、管理并确保正确使用。这里有一个挑战是,你需要有验证者金钥才可以退出,也就是说需要节点运营商主动对退出讯息签名才能实现。我想要提到的这个EIP 是关于可触发或强制退出,即在执行层上的智慧合约应该可以做到,针对特定的验证者,运营商同意把控制给到智能合约。该智能合约可以直接传送退出讯息到共识层,并确保运营商可能不履行DAO 或协议请求退出验证者的技术风险被消除了。我想,就像启动提款使得质押相关的技术和锁仓风险的回圈完整了,可触发退出也将使得质押协议的回圈完整了。

Restaking

Restaking 是这样的一个概念:你把通过在以太坊网路上活跃的质押得到的安全性,以及这种经济价值用于为其他网路或资料(例如,资料可用性) 提供安全性。

目前,实现restaking 或者以正确的方式实现而不会导致很多可能的经济风险或不受控的技术风险还有很多挑战。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概念,看看在权益证明系统里可组合性将如何运作。某种程度上,它与流动性质押非常相似,因为即使权益证明协议不支援流动性质押,但在应用层上实现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市场对此有需求并且会创造出来。所以,restaking 的情况也会类似,有对restaking 的需求,就将会有市场力量在应用层建立解决方案。有待观察的是,这些解决方案需要在多大程度上与协议层紧密结合或至少整合。

Lido V2 升级

➤ V2 升级的两种提款模式

Turbo 模式和Bunker 模式是我们这些贡献者设想提款时设计出来的。Turbo 模式希望会是预设模式,以及永远以这种模式运作。Bunker 模式更加像是故障安全模式,即遇到网路糟糕情况时保护使用者、质押者和协议安全的模式。

在Turbo 模式,提款会尽快有Lido 协议处理,其过程如下:使用者提出的提款请求会被通过Lido 预言机登记在执行层上,这构成一个提款是合法的讯号。然后协议通过软体决定着是否需要验证者退出,例如Lido 的缓冲池是否有足够的ETH 来满足提款请求。如果验证者需要被退出,预言机会在链上发出一个讯号,节点运营商读到讯号后处理验证者退出请求,时间从几小时到几天不等,这与协议的质押提款时间差不多。然后使用者就能取回请求提款的ETH。有时候,Lido 的提款会比在以太坊上的更快,因为有缓冲池。缓冲池的来源包括:存进的ETH 还没质押、部分奖励从共识层提取出来或MEV 从执行层进来。

当网路出现问题时,提款会进入Bunker 模式,例如在共识层上有大型罚没事件同时发生时。之所以需要Bunker 模式是因为,当你想要那质押的stETH 兑换回ETH,但此时正在发生发行罚没事件,协议是很难知道罚没是否回影响你想要提取的ETH 所相关的验证者的。如果那些验证者被影响了,你会想要等罚没完全结束,以了解可能因罚没而减少的总奖励。这样,每个使用者最终都额能获得正确数量的奖励,而不是由于他们进入伫列的时间不同而导致一些使用者可能会获得或更多或更少的奖励。因此,Bunker 模式是让提款流程放慢脚步,以便每个人都能获得他们应得的份额。但这个模式只会在关键或紧急情况下启动。

➤ V2 为什么要在主网上海升级一个月后才进行?有安全问题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安全问题的。主要是审计还没完成,还有确保节点运营商正确设定流程和机制而需要进行的测试工作还没完成。

➤ 质押路由——Lido 去中心化的重要一步

目前,Lido 协议只有一个节点运营商登录档,由DAO 控制。而质押路由要做的是让很多不同的方式可以发生。质押路由的设计和目前的实现是,其本身不会做决定,DAO 会通过质押路由在以下方面做决定:哪些模组可以被接入质押路由,以及分配多少押金给该模组。这样做的好处是,每个模组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管理节点运营商集。可能有些模组是使用债券而完全无需许可的,有些模组是完全无需许可但不使用债券但得到充分保险的,因为由资金分配器。

还有其他模组可能使用分散式验证者技术(DVT),这是有望在今年上主网的质押基础设施,现在最大的两个解决方案是SSV 网路和Obol 网路,这种技术将大大降低执行验证者的运营和技术风险,并让在家质押者参与在验证过程更简单。

因此,如果你把质押路由想成是建立了一个模组市场,这实际上对想要对质押机制做贡献并与Lido 互动的任何人开放,只是你需要由一定程式码背景或需要与有程式码背景的人合作,这不同于Lido V1 完全需许可的模式。

➤ 个人质押者在V2 的参与方式会是如何?

当V2 上线后,预期会有Lido 贡献者或其他参与方建立接入质押路由的新模组。这些模组可能会允许个人质押者或社群质押者以不同的方式参与,有些可能通过DVT 解决方案,有些可能需要你把提款凭证指向Lido 的智慧合约,然后示意你想加入Lido 协议,在底层会有债券或白名单之类的选项。如果你想做到真正的无需许可,我想同时使用DVT 和少量债券会比较合适,如果不适用DVT,那么需要提高债券金额。这真的取决于每个模组想到的不同风格的社群质押者参与方式。

➤ 是否担心Lido 协议变成模组市场后会降低整个网路的表现和品质?

Lido 贡献者正在与Nethermind 团队合作一项研究,关于设计一个对运营商和验证者集的进行半自动或全自动的自治评分系统,这相当于把当前Lido 贡献者选择节点运营商的决策指标抽象出来,放到链上。我们可能会通过演算法执行各种不同型别的评分系统,或从不同的地方获取资料(可能是预言机、第三方资料服务提供商,例如metrika 或rated.network,或链上保险企业)。通过结合所有这些资讯然后提取质押路由可以使用的一些可执行的建议,以确定哪些运营商应该得到押金。因此我们在做的是决定哪些是好的验证者集或运营商集应该有的最佳引数,然后他们把它实现为一个半自动化的评分和质押分配系统。

以上就是ETH质押龙头-Lido未来走向:DAO、多链与V2 升级的详细内容,更多关于Lido未来走向分析的资料请关注脚本之家其它相关文章!

本站提醒: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内容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Tag:eth   质押   Lido   DAO   多链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币圈快讯

  • 2024-06-25 12:52

    数据:某巨鲸从币安转出6000亿枚PEPE,约合714万美元

  • 2024-06-25 12:50

    币安香港运营依旧,用本地IP地址及香港身份证即可注册新户

  • 2024-06-25 12:48

    Solana生态DePIN项目Shaga完成100 万美元天使轮融资,Arca领投

  • 2024-06-25 12:47

    LFG已将资产转移至直接托管解决方案,以提高资金安全性

  • 2024-06-25 12:39

    EMC Labs:BTC中期调整大概率已结束,市场于58400美元展开反弹

  • 查看更多